海洋星球

记梦器

达摩流浪者 ,:

年少的时候,你们都爱落拓不羁阴郁俊朗的面孔。
现在,你们爱温暖质朴五官端正有肩膀懂承担的男人,当然有点文艺气质更好。

就好像。
年少的时候,我们都害怕噩梦。
一旦触及,大喘气,惴惴不安,唯恐梦境成真。
现在,一旦做到诡异绮丽莫可名状扣人心弦的梦,竟迟迟不愿醒来。

生活平淡得磨钝了触角和勇气。
没有奇迹,没有执着,所有的海枯石烂似乎都会在生活的血盆大口里尸骨无存。
那么,只能依靠梦境做一个来去自如,敢爱敢恨的骇客。
真悲哀。

昨天的梦里。
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绚烂天空和云朵。
如果我能够得见凤凰的神秘羽翼,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无边的麦田,金黄得快要枯萎。风中有炊烟的味道让人微醺。
很多人闲适地围坐在田埂上聊天,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。
还未到最惊心动魄处。
同行的人轻拍我的肩膀,示意我看转头处的高大树木。
这才真真正正让我惊讶地明白这是梦,同时亦坚定着不愿意醒来。
它们笔直高大,泛着最剔透的木质光圈。
只在最顶端能够看到每一片叶子好似青梅酒的颜色。
风一吹就碎,碎在绚烂的云朵里又恢复原状。
我拿起相机,怎么也拍不下来。

醒来的时候想起以前看的东京巴比伦。
有那么一个少年,沉溺在自己的梦境里,迟迟不愿醒来。
最后是樱空释进入他的梦境,才让他回到现实。

作为独立个体,你我至少都有选择的权利。
如果梦境好过现实太多倍,为何不能长睡不愿醒呢。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海洋星球达摩流浪者 , 转载了此文字